林明理:教育如何把孩子“教愚”(3)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2-11-24

林明理:教育如何把孩子“教愚”(3)

  另一个学生提的问题则差点雷倒了我。这位可爱的学生替美国白人担心道:老师,现在黑人奥巴马当总统了,会不会报复美国白人啊?--但我却笑不出来。我们的学生从小到大,视野所及,见过了太多的周围社会真实与宫廷影视故事:最高统治者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的,是可以一言九鼎、随心所欲的,报复一下历史仇恨,那是家常便饭。岂止最高?现实中一个县官乡官乃至小小的村官都拥有这种权力。并且,我们的学生还被灌输了过多的历史耻辱与仇恨,灌输了大量的以牙还牙、血债要用血来还的暴力史观,灌输了太多的中国不高兴、XXX、报复XXX的爱国。然而他们无从知道,更有人不愿他们知道,害怕他们知道,外部世界的文明发展程度,特别是那最强大的美国,那总统权力是怎么来的,是要受到哪些制约、监督的。他们不知道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的非暴力抵抗等和平包容精神的深远影响,也不知道此次美国大选有很多白人投了奥巴马的支持票,更难以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白人会投一个黑人候选人的票

  中国教育的第七大功效是,将学生与独立选择能力成功隔离。现代教育该培养学生的独立选择能力还是养成其盲从习惯?答案无疑也该是前者。但由于上面论及的诸多原因,中国学生很多已经只会盲从,而不会也不敢独立选择。不但中考高考志愿需要家长出马填了才放心,就是工作也要靠家长才能找下。对于国家民族的前途,对于子孙后代的福祉,更是被要求必须相信某一部分人为你作的正确选择,必须相信某一部分人设计的道路绝不会错。你只要埋头苦干、踏实勤干就行,别的就不用你操心,更不用质疑了,有人为你们把握正确方向呢。

  中国教育的第八大功效是,将学生与成功隔离,并坦然接纳假丑恶,再逐渐学会欣赏、运用假丑恶。

  中国高等院校本科教育评估的作假现丑、毕业生就业率公然掺水,并明令师生配合造假,几乎尽人皆知,备受诟病。这被网络讥讽为洲际导弹(周X捣蛋)。中国各大学的出卖文凭、老师与学生的论文造假、学校当局向权力与财富低头献媚等等丑恶,也早已成燎原之势。难以想象这样的大学环境会给学生品质的养成产生什么积极的影响,难以想象这样的酱缸里出来的学生还有多少会真心相信。其实岂止大学是这样?我们的学生从小学开始,就要开始接受假大空的一套:一年级就要加入六七岁小孩根本难以理解其性质与意义的XX队,常常被教导要注意领导来检查、外宾来参观了必须打扫好卫生、配合好检查,常常要被教育见到什么人要说什么话,某些地方更有必须配合好小康社会调查、做好家长的廉洁监督、组织女生为领导陪舞之类的荒唐任务

  我们的学生见惯了父母身份地位不同、城乡户口等级不一给自己或他人的带来的直接影响,见惯了一笔笔从父母口袋掏出为自己买到学习资格的捐资助学费,见惯了课本上一套、现实中又有一套,见惯了某些学校、某些老师对权势与财富的低头哈腰,见惯了某些教育官僚与学校当局公然的弄虚作假很难想象这样的成长环境能对培养学生的坚守、鄙弃假丑恶的品质起到什么积极作用!

  我们的一些学生终于学会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说着一套做着一套、作文中一套现实中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学会了像湖南的王佳俊一般毫无羞心愧色地把同窗同学的头踩在脚下往上爬,学会了把老师讲课内容向XX部门密报,学会了拿一个假的就业证明换到自己的毕业证书,学会了当众慷慨激昂喊口号背后抿嘴偷着笑,学会了傲视底层傲视贫弱中国教育功不可没。

  固然,中国教育也教给学生一些基本的文化与自然知识,但是,在更为重要的学习能力之培养、独立个性之塑造、健康品质之培育、人类文明之传承等等方面,它却是:喊着以人为本的动听口号,做的却是处心积虑要把你教化成容易并甘愿被某些人掌控的机器;公开倡导的是素质教育,心照不宣我行我素的是应试教育;公开宣扬的是与国际接轨,愈演愈烈的是除了各种收费远远超出国际之轨,实际上在与国际先进文明潮流背道而驰;它也向学生宣教,但自己的所作所为,往往就是对最直白的讽刺

  固然,中国教育教出来的学生也仍有很多人个性本色还在、良知犹存,也有韩寒、蒋方舟这样的特立独行、快乐阳光的80后、90后,这要得益于时代的开放、信息技术的极大进步--按大律师张思之老先生的说法,互联网是上帝赐给中国人民的最好礼物,互联网万岁。时下的中国,再也没有谁有能力像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那样,把全民成功教化成听由一个脑袋指挥,到处赞颂、山呼万岁(笔者七十年代读小学第一册的第一课,就是一幅画像,下面是一行黑体大字毛主席万岁),即便饿殍遍地、一片混乱,也要高唱幸福天堂、形势大好了。中国教育曾经在那样的时代取得过那样辉煌的业绩--当然这也不止是中国教育的功劳,但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当然,这同时也要多亏了一些仍然坚守教育者良知与理性的老师与学校领导的努力。著名者,有倡导教育应培养学生的精神底子的北大的钱理群,反对伪圣化、倡导并践行真实、自由、个性等新语文教育理念的清华附中的韩军,公开宣示不跪着教书的南京师大附中的王栋生(笔名吴非)等等名师名家,默默耕耘并坚守着的当更有无数。

  固然,中国教育也在不断改革,很多教育界同仁也在努力打破身上的枷锁,力图创新走出新路,但严酷的升学率紧箍咒与思想紧箍咒之下,很多时候只能做做技术改良,而难以有根本性的理念突破、特立独行,很多时候只能戴着镣铐费劲跳出一些优美的舞姿,却难以有挣脱思想钳制、摆脱脚镣的条件与勇气,很多时候只有小聪明,缺乏大智慧。

  闵良臣先生在《拿什么证明我们坚持过真理》文中提出:教育,只有教育,只有让更多的人认识真理,一个社会才会把坚持真理看作理所当然。固然有道理,但是如果中国的教育不做根本改革,这种教育也只能是又一个愚弄人的手段。

  很难想象,中国的高考中考以分数论英雄的体制不改,中国的教育改革能走出什么真正有意义的新路。而这一切问题,又绝不是考试制度的改革本身所能解决的。简单点说罢,中国的高考中考招生能否抛弃以分数论英雄,学习借鉴教育发达国家相对比较科学与成熟的那种包括学生品德操行、身体素质、爱好特长、社会实践等等内容的综合考核录取的方式?能否学习他们的各大学有权独立招生的形式?以目前的公权力无孔不入、大学向权力与财富竞相献媚、学校当局几成权力附庸、大学已成各种丑恶混杂的酱缸的不堪情势,这样单方面的改革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当一目了然。中国教育落后的另一主要原因是投入严重不足,人均教育经费不及非洲的战乱国家乌干达,有限的经费还被人为的极不合理的集中在几个重点学校,造成优质教育资源的严重不足与教育的极端不平等。但在目前公权力几乎完全黑箱操作,公车、公游、公吃每年浪费上万亿,民众根本无法有效监督制约的情势下,何来有效手段要求大量增加教育投入、实现教育公平?中国教育还受着某些人以漂亮动听口号为掩盖、实则出于维护自己垄断特权利益的一己之私而进行的严密掌控,不打破这种掌控,又如何真正施行人的教育?所以,中国教育教愚人,从根本上讲,是当前这个中国特色的体制创造出的伟大功绩。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